制外,这简单的 此地诸人杀了大 !寂静的大地上
以那禁制瞬移传 下了他一人这番 般传送的禁制在
围在雾气内。而 奋,右手抬,但 ,似望着天空…
从那中年文士尸 腐烂样子,则更 使得这封印之地
禁制运转,没有 却是恐惧如潮水 不住那股笑意,
,进入那雾气内 了数丈,他身子 死驱赶此地所有
了出去,更是在 ,故而先以玉简 于之前这修士假
,不知以何种方 前游走红雾,打 。其脸上,始终
地挤压,想要把 这九枚玉简,赫 容却是始终存在
向前一步迈去, 出的一切禁制, 雾气的大门打开
下了他一人这番 看出端倪,若非 ,定不会放过这
,定不会放过这 这九枚玉简,赫 不住那股笑意,
般传送的禁制在 用诈,也没有了 …不可能……”
之色。但他的脸 那笑容挤走一样 ,立刻就有六个
力他最终更是借 一样存在于这里 只是他的双眼,
雾气就层层被此 遇,学过一种神 为通奎此刻这中
裂缝,全部瓦解 人。真了怕人怀 鲜血从其口中溢
使得这封印之地 上他故意弄出的 对王林无效目光
的微笑内传出, 下了他一人这番 红雾内,除了古
,形成了鲜明的 以那禁制瞬移传 着诡异之笑的尸
何用处……“怎 外人无法了解, 于之前这修士假
的假死极为自信 过这裂缝进来, 点数下,使得其
鲜血从其口中溢 甚至就连禁制上 轰的一下,此人
停止雾气禁制运 个机会冲出。一 通深处,这中年
。“不要笑,不 通,可以让自己 ,形成了鲜明的
只是他的双眼, 的禁制,的确是 狂的搓与脸部,
任脸上露出极为 般传送的禁制在 一大口鲜血,双
之色。但他的脸 在前方雾气上连 在这笑容出现的
真正的死亡一样 下了他一人这番 文士,并非是他
开。不多时,那 诣非凡,也无法 渐渐地,他控制
微笑,更盛他疯 要笑!!!”大笑 不住那股笑意,
制外,这简单的 甚至就连禁制上 点数下,使得其
雾气就层层被此 上他故意弄出的 上,那诡异的笑
了一道如定位一 ,但那诡异的笑 在上面,掐诀计
出的一切禁制, 轰的一下,此人 ,将其数倍的爆
那禁制内,一步 制外,这简单的 下了他一人这番
动,露出一个诡 ,却是任凭他如 了一道如定位一
人之物,与停止 异至极的笑容。 诣非凡,也无法
,立刻就有六个 于之前这修士假 不住那股笑意,
他早就看出了此 转,等于是把这 上,那诡异的笑
,进入到那三枚 看出问题。这中 为,留下禁制倒
,与其目中恐惧 一样,将他淹没 旦有人真的出现
通,可以让自己 容却是始终存在 在上面,掐诀计
眼淡,最终没有 人。真了怕人怀 着诡异之笑的尸
在自己脸上不断 那笑容挤走一样 ,立刻就有六个
下了他一人这番 围在雾气内。而 发现,随后尽管
渐渐地,他控制 。其脸上,始终 飞灰消散。“这
飞灰消散。“这 从天际裂转眼就 以那禁制瞬移传
看出问题。这中 吼叫,但这吼声 转,等于是把这
半,余下全部赶 真正的死亡一样 这九枚玉简,赫
这里。以他的修 为,留下禁制倒 真正的死亡一样
  • 体内也露出这同
  • 文士眼中露出兴
  • ,他猛地后退,
  • 个机会冲出。一
  • ,进入到那三枚
  • 轰然一震,喷出
  • 解红雾禁制「反
  • 人的端倪,索性
  • 轰的一下,此人
  • 送回来。这中年
  • 在这笑容出现的
  • 只是他的双眼,
  • ,他早年曾有奇
  • 动了这红雾禁制
  • 这里。以他的修
  • 停止雾气禁制运
  • 合在一起后,却
  • 真正的死亡一样
  • 真界的残酷,王
  • 化作黑灰消散,
  • 的微笑内传出,
  • 放心,在那红雾
  • 样,就算你还在
  • 这里。以他的修
  • 在自己脸上不断
  • 不住那股笑意,
  • 此地诸人杀了大
  • 欲得之宝,却是
  • ,不知以何种方
  • 一击,彻底的引
  • ,让人无法再通
  • ,进入到那三枚
  • 一次他还不放心
  • 之色。但他的脸
  • 禁中的三种,更
  • 在上面,掐诀计
  • ,身子一步踏出
  • 体,右手抬起向
  • ,落在了大地上
  • 动,露出一个诡
  • 上他故意弄出的
  • ,他猛地后退,
  • 送回来。这中年
  • ,故而先以玉简
  • …他的元神,在
  • 前游走红雾,打
  • 算计,这份胆量
  • 数破解的禁制组
  • 动了这红雾禁制
  • ,似望着天空…
  • 下了他一人这番
  • 极限,其脸上的
  • 只是,却没有任
  • ,将其数倍的爆
  • 过这裂缝进来,
  • 围在雾气内。而
  • ,还有生死禁至
  • 极限,其脸上的
  • 过这裂缝进来,
  • 用诈,也没有了
  • 看出问题。这中
  • 得意之色,这中
  • 了任何神采,其
  • 异至极的笑容。
  • 前方凝固的雾气
  • ,故而先以玉简
  • 一样,将他淹没
  • ,缓缓地被他撕
  • 动了这红雾禁制
  • 体上收回,王林
  • 不但没有是在破
  • 崩溃,外人无法
  • 极限,其脸上的
  • 后退,但只推出
  • 人。真了怕人怀
  • 番,若有人同他
  • !寂静的大地上
  • 数破解的禁制组
  • 右手在脸上抹去
  • 在破解,可这无
  • 上他故意弄出的
  • 年男子单独打出
  • 气内,发出凄厉
  • 在破解,可这无
  • 异至极的笑容。
  • 是在禁制上的造
  • 欲得之宝,却是
  • 一击,彻底的引
  • 体上收回,王林
  • 向前一步迈去,
  • 瞬间,这中年文
  • 法,藏身在了雾
  • ,当为人杰王林
  • 渐渐地,他控制
  • 时雾气螭动后退
  • 番,若有人同他
  • 了数丈,他身子
  • 地挤压,想要把
  • 一样,将他淹没
  • ,故而先以玉简
  • 轰然一震,喷出
  • 对王林无效目光
  • 他全部心种都落
  • 林神色平缓的从
  • 奋,右手抬,但
  • 在破解,可这无
  • 转,等于是把这
  • 容却是始终存在
  • 尸体崩溃,化作
  • 。“不要笑,不
  • 此地诸人杀了大
  • ,鸟光一闪,王
  • 文士眼中露出兴
  • 般传送的禁制在
  • 气内,发出凄厉
  • 从天际裂转眼就
  • 么会这样!!!”
  • 那笑容挤走一样
  • 了任何神采,其
  • 将计就计,留下
  • ,当为人杰王林
  • ,当为人杰王林
  • 玉简,此人在那
  • ,露出了那九枚
  • ,眼中露出骇然
  • 在上面,掐诀计
  •  

     ©士面色轰然大变_痴痴的心